搜索:
    更多...
通知:关于印发《政协萍乡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各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和联系委员名单》的通知(2016/11/30)

主题:民生建议 
网上提建议
政协工作动态
社情民意信息
对社情民意和提案的反馈
 

努力促进萍乡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

发稿日期:2014/9/30   作者:赖松萍   责任编辑:调研信息科

 

工业化与城镇化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具体体现,是通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促进“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三化互动是市委、市政府深入分析市情所确定的“一二三四五”发展思路的核心内容之一,是萍乡实现转型崛起的重要举措。如何贯彻好这一思路,在全国新一轮改革大潮中把握主动权,走符合萍乡发展实际的工业化与城镇化之路,促进萍乡经济快速、持续、健康发展,笔者从促进萍乡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方面作了一些粗浅的分析和思考。

一、要加强对宏观政策的研究与运用,使之及时成为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的驱动力

萍乡历史上因煤炭资源丰富而素有江南“煤都”之称,是江西的重要工矿城市。在改革开放以前,在“资源赋存——区域优势——经济分工”的开发布局思路和投资政策导向影响下,萍乡经济发展基本上走上一条“依托煤炭资源优势,优先发展资源型工业”经济建设路子。在这种资源型经济色彩较为浓厚的社会经济背景下,矿业开发成为城镇化的重要动力,城市发展着眼和服务于以萍矿、萍钢为主的工矿企业建设,呈现出明显的工矿型特征。尽管在过去的特定时期萍乡采取集中计划的单一工业化发展模式为工业化的发展奠定了一定基础,但却造成了工业化封闭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邓小平同志南巡以来的“三个有利于”大环境下,在一段时期,萍乡凭借自身的资源以及传统计划经济时代积累的产业优势,促进了工业的较快发展和城市的扩张。但在工业方面,重工业和轻工业的发展依然是结构失衡、粗放型,主要表现是经济发展产业布局以乡镇企业为主体,并以追求经济量的增长为目标,是资源型、粗放型、不规模经济。此时期,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在逐步实现经济积累的过程中,善于把握国家产业政策的走向,注重企业的技术改造、升级和管理制度的改革,而我市的工业如水泥、煤炭、化工填料、鞭炮烟花、电瓷等产业仍处于低水平生产运行;江发、飞碟、无专、造纸等制造企业在经历短暂的辉煌后逐步退出市场;萍矿、萍钢、萍铝等重工业企业也面临着资源枯竭、体制障碍和技术因素的压力,步履艰难。同时,在城市建设方面,是以追求财政收入为目的而进行空间和区域上的扩张,缺乏前瞻性。应该说,此时期的工业发展和城市建设互动关联性较弱。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尤其是新世纪之后,在自身的资源优势逐渐丧失的经济背景下,萍矿、萍钢作为萍乡的老牌企业依靠国家产业政策的有力驱动,通过企业制度创新,迈入了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改造之路,推动了我市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以工业园区建设为主要标志的工业转型建设和以扩大城市空间为发展目标的城市建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较快发展,但这并没有改变城镇化滞后和工业化迟缓的根本现状,与周边区域相比工业化与城镇化仍维持在低水平循环状态。就工业化而言,从全国来看,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为工业化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不少地方采取多种形式对接和承接央企成为央企落户地,并通过吸纳新型技术极大地提升了工业发展的水平,而我市在此方面却显得有些滞后。就城镇化而言,虽经过十余年的城市建设,主城区面积增加到2013年的58平方公里,但城市建设现代化水平不高,城市建设功能布局与工业发展产业布局的统一协调性不够。2013年,全国三次产业的比重为10:43.9:46.1,第三产业首次超过第二产业,城镇化率为53.7%,而萍乡三次产业的比重为7.1:59.3:33.6,第三产业远远落后于第二产业,城镇化率在2012年就达到62.31%,比全国2013年的比率还超出近十个百分点,这反映出萍乡工业化与城市化两者之间相互协调与相互促进的功能不强,存在两张皮现象。

从上述分析来看,在国家政策制度发生变革的每一个特定时期,我市的工业化与城镇化获得了发展,但在发展的步伐上具有明显的滞后,这种滞后除制度变迁中的时滞影响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制度变迁过程中,我们对国家宏观政策制度缺乏深入研究和科学运用,没有充分把握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2012年,省委、省政府为策应全国新一轮区域发展战略,提升江西在全国区域发展格局中的地位,提出了“龙头昂起、两翼齐飞、苏区振兴、绿色崛起”区域发展新格局,为全省区域发展指明了方向。萍乡作为两翼中的赣西经济板块之一的赣湘边际城市于2013年与新余、宜春纳入了省政府构建赣西城市共同体的规划,这标志着萍乡的发展上升到了全省统一发展的区域布局战略,将拥有前所未有的政治和政策优势。因此,在当前新一轮改革大潮兴起的热潮中,加强对中央和省新出台的宏观政策的研究与运用应成为我市各级党委、政府致力于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的重要抓手,使政策效应能及时、高效地转变为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两者之间良性互动的驱动力。

二、要加强对生产要素的培植与吸纳,使之不断成为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的生力源

2008年,萍乡被国务院列为全国资源枯竭型城市。它标志着萍乡资源枯竭已成为现实,资源优势已成为历史,是萍乡艰难转型的开始。因此,在资源禀赋程度不足的情况下通过培植和吸纳生产要素来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理应成为必然的路径选择。应该说,萍乡依靠资源形成了以煤炭、化工、陶瓷、电瓷、水泥、客车、建材、冶金、机械产品为主要支柱产业的工业产业基础。尽管行业结构不合理、产业集中度过低、工业生产技术滞后、企业创新能力不强,但拥有了自己所形成的市场份额,并造就了大量产业工人。这是我市工业化与城镇化发展的基本优势。促进我市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就要立足于这些优势通过多种途径培植和吸纳人才、技术和优势企业等生产要素,增强发展的内在动力。

1. 着力储备人力资本。萍乡虽然劳动力资源丰富,但缺乏的是一技之长的劳动者、技术型人才和高素质的企业家。要通过完善多层次职业技术教育网络,提高职业技术教育的水平,促进劳动者科技文化素质的提高,为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和城镇服务业的发展培养更多的本土适用型人才,以不断满足对有技能劳动者需求日益增长的需要,以知识的力量削减资源产业发展的惯性,弱化资源产业的就近辐射作用。要通过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入,形成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分配制度,使科技人才能够得到足够的市场化、制度化的激励,增强海内外高层次、复合型人才特别是掌握核心技术和产品的高技术研究开发人才的吸引力,留住足够的人才队伍。要通过建立多种形式的企业家协会组织,有组织地开展企业对外交流活动,不断拓宽企业家的视野,促进企业家队伍的成长。

2.着力改造传统产业。“科技含量高”是新型工业化的重要特征。从全国范围看,我国传统产业的发展无一不是通过对高新技术成果的积极吸收而创造出的再次辉煌。毋容置疑,萍乡的传统产业为萍乡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不能因科技含量低、发展竞争压力大而放弃传统产业的发展和壮大。要加快完善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的科技创新体系,为传统产业的改造提供制度保障,推进高新技术与传统产业的“嫁接”。要通过政府的介入,协调财政、金融和科技等各方面力量,鼓励和支持企业增加科技创新投入,推进以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联合,在搞好引进技术的吸收同时,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技术,提高传统产业的竞争力。要构建面向可持续发展的区域创新体系,使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和受益者,从而提高传统产业的微观经济主体对高新技术成果转化的自觉性和积极性。

3.着力优化产业结构。目前,萍乡工业存在结构传统、生产粗放和单纯依靠资源生存的严重问题,传统的资源型企业因路径依赖缺乏转型动力,同时,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潜力远没有释放出来。因此,优化产业结构应成为萍乡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当务之急。要坚持全市一盘棋,科学规划、布局产业,走基于企业共生的生态产业园区建设之路,为优化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相结合创造有利的发展空间和环境。要积极吸引相关有潜力外来企业集团聚到园区发展,引导各相关中小型企业加入国内外大企业集团和优势企业的产业分工协作体系。要以产业链条、产品上下游为纽带,形成一个符合工业发展实际、体现集聚效应和企业共生的园区格局。要立足于县区产业的固有特色,扬优成势,防止产业项目雷同,恶性竞争。要根据国内外相关技术领域和产业、产品等结构调整的现状与发展趋势,从萍乡实际出发,以市场为动力,引导资金、技术向新型接续产业流入,形成合理的产业链条,建构经济发展良性循环的内生机制,通过增量转型带动萍乡经济可持续发展源泉的创造,使新型接续产业逐步成为萍乡经济的主力板块,以生态化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可持续发展。

4.着力造就企业优势。企业的发展最终决定了萍乡新型工业化的发展程度。萍乡要实现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需要富有竞争力的企业作为支撑。要发挥萍乡企业集团如萍矿、安钢等对萍乡工业经济的领头带动作用,推动优势企业利用自身优势加强与央企、大型民企的产业发展合作,或参与央企、大型民企的收购、兼并,依靠央企、大型民企促进区域发展。要通过横向联合、纵向延伸、多种经营、混合兼并等途径,对中小工业企业资产存量实行跨区域、跨行业的重组,组建一批大型企业集团,培育一批优势骨干企业实现规模经济并争取上市。要充分利用目前生产社会化、专业化发展和优势企业将非核心产品扩散的趋势,通过产业集聚、空间集聚,着重发展具有区域特色的“原发型”企业集群,并在明确区域特色主导产业发展的同时,积极发展配套经济,扩大新型工业化的区域外延。

三、要加快中心城区的建设与发展,使之有效成为促进工业化与城镇化良性互动发展的嵌合区

萍乡素有“吴楚咽喉、赣湘通衢”之称,浙赣铁路、319国道、320国道、沪昆高速,把萍乡连接成为华东与华中、西南交通联系中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从区位条件来看,萍乡城市的集聚能力应该比较强,这在上世纪以前比较凸显。然而,10余年来,我市各类城市的基础设施状况虽然都有明显改善,但城市的要素聚集功能却增长缓慢,并与宜春、株洲周边地区甚至是浏阳、醴陵等县市的差距也在逐步加大。应该说,萍乡中心城区的功能较弱,对人才、技术、资金、信息等资源的聚集能力不强,制约了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发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我国城镇化建设进一步阐明了方向。萍乡应充分把握中央的政策机遇,围绕提高聚集功能,加强中心城区的建设与发展,把中心城区打造成工业化与城镇化相互促进的嵌合区。

一要加大主城区的建设力度。根据《萍乡市城市总体规划(2008-2020)》,中心城区为沪昆高速公路、萍水河及城区周边山体围合的范围内,城市空间增长边界内面积约250平方公里,含主城区和湘东城区两大区域,其中主城区是萍乡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分为开发区和安源区两大板块,对中心城区的建设与发展起着引领作用。从萍乡城市总体规划关于主城区“北扩中提南延”空间发展战略的落实来看,主城区的开发区和安源区两大板块建设显得力度不够,这严重影响了中心城区的品味、形象,制约了中心城区的发展,使城市对工业发展的承载作用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阻碍了工业化发展的进程。

二要强化中心城区科学布局。世界城市发展趋势表明,高等级的中心城市在国家和区域经济中的重要作用越来越明显。根据萍乡中心城区功能尚未充分发挥这一现状,要紧紧围绕“一轴两核多组团”的建设布局和打造“四个城市”的目标,通过优化工业化与城镇化布局,进一步壮大区域性中心城区的自身实力,并以安源新区、开发区和高新工业园区的建设为重点,使之尽快成为全市的核心增长极。通过内涵挖潜和外延扩张相结合的方法,充分发挥萍乡的区位优势,合理扩大城市规模,提高其对腹地的吸引与辐射能力,推进上栗、芦溪、湘东、莲花与中心城区的生产要素实现高效流动,形成以中心城区产业为核心、各县区产业为集群的工业化与城镇化相互促进的良好局面,使萍乡成为赣西区域经济中心连接长株潭城市群的前沿阵地和重要平台。

三要促进中心城区城乡融合。城镇化的本质是一种经济社会结构变动的过程,它不仅是农村人口转变为城市人口的过程,同时也是资源深度开发利用、产业结构演进、产业布局优化和经济社会发展格局转化的过程。从《萍乡市城市总体规划(2008-2020)》来看,中心城区规划范围涉及的乡(镇)、村较多,城中村不可避免地大量存在,科学地规划、建设、管理城中村是我市城镇化与工业化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在中心城区建设与发展中,党委、政府要更加理性地思考和对待城中村,以实现村民自治、管理有序、服务完善、治安良好、环境优美、文明祥和为总体目标,本着以人为本的理念,树立城市多维度价值观,着眼长远,因地制宜,科学规划,按照融合城乡空间、整合城乡社会、完善城乡结构、保护城乡环境、协调城乡建设的要求,把城中村的改造、建设纳入城市系统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城市发展的整体目标协调统一起来,促进城中村经济社会、组织管理等社会形态与城市大社会系统的融合,共同推进城市发展格局和城镇体系,逐步构建成以中心城区为主体的工业化推动城镇化、以城镇化支撑工业化的区域经济发展新格局。

 
 
上一篇:在教育实践活动中加强履职能力建设 下一篇:发挥政协优势  推进依法治国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萍乡市委员会    联系电话:0799-6833710、6887616   
备案/许可证编号: 赣ICP备08001575号    技术支持:萍乡市安源在线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